1. 新经济沸点首页
  2. 新经济·深度

天下苦知网久矣

用不起,忍不了。

  • 来源 | 连线Insight(lxinsight)
  • 文 | 韩滢

正在读研一的羽洁怎么也没想到,知网是陪伴她学生生涯最久,且最费钱的网站。 

“我一直在用校园内网登录知网,看论文不花钱,但论文查重必须要花钱,本科毕业论文就花了七百块,听说研究生毕业论文查重更贵。”羽洁告诉连线Insight。 

如今,不断为知网掏钱的不仅有学生,很多知名学校、机构也被知网的“高价”劝退。 

近日,一则落款为中国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的邮件在网上流传。该邮件对知网近“千万级别”的续订费用和“苛刻”的续订条件进行了指责,并表示因谈判无法达成一致,中国知网已暂停中国科学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 

据红星资本局报道,4月17日中科院负责人已经回应消息属实,其表示自2022年4月20日起,中科院将停用CNKI数据库。 随后不久,财经网报道中科院将用万方和维普替代知网。 

4月19日下午,知网通过CNKI知网公众号表示,将继续向中科院所属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务,直至2022年度协议签署并启动服务。 

目前,关于此事双方回应并不一致,但知网太“贵”了是不争的事实。 

更早之前,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太原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都曾一度停用知网,原因都是因为知网的高价费用。 

除了价格太高外,近几年知网的负面消息不断。强制消费、版权问题、过度商业化等都让知网的形象受到影响。 经过一次次质疑后,知网的高价生意还能继续做下去吗? 

知网有多贵? 

天下苦知网久矣。

和羽洁一样,多位学生向连线Insight表示,自己只需要用学校的内网登陆便可以在知网免费看论文、期刊等,以此满足学术需求。 

事实上,知网是各大高校为学生的学术需求提供养料的地方。但这背后,高校与知网合作却有着不小的财务压力。 

因为学生们每在校园里打开一次知网,都是高校在为知网的“天价”买单。 

此次流传的中科院邮件中便表明,仅2021年中科院集团CNKI数据库订购费用达到千万级别,“该数据库高昂的订购费用已成为中科院集团资源引进中的‘巨无霸’。”

回看过去十年,“用不起”“忍不了”知网的高校、集团并不只有中科院一个。 

2016年3月,北京大学曾贴出即将停用知网的通知。北京大学表示,“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图书馆目前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2016年的续订谈判”。此外,北京大学还直言“不向商家过分的涨价行为轻易妥协”。 

更早之前,武汉理工大学的遭遇更是将知网的“霸道行径”展露无遗。 

彼时,武汉理工大学的师生接到了知网停用的通知。武汉理工大学表示,“这些年来CNKI公司涨价幅度过大的行为已经受到全国很多高校的抵制,包含许多知名的985高校。2000年以来CNKI公司对我校的报价,每年价格涨幅都超过10%,特别是2012年涨幅高达24.36%,从2010年到2016年(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 

更致命的是,学校没有还价的余地。换句话说,不按规定付费就“断网”,也就是无法使用知网的服务。 

到了2018年,因知网涨价而导致高校暂停续订的事情时有发生。太原理工大学表示,在“CNKI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暂停访问期间,该校师生可通过图书馆主页上的“万方数据知识服务系统”、“维普中文期刊服务平台”、“超星期刊”替代。 

显然,多年来高校与知网暂停合作的例子都在证明,知网对高校财务上的压力是持续增加且长期存在的。 

除了高价的订阅费用外,知网近年来关于论文版权的争议也越来越多。去年年底,“知网擅录九旬教授论文赔偿70多万”等相关消息在微博上引发热议。更让外界无法理解的是,因为知网的付费下载规定,连作者下载自己的论文,也要收费。 

按照知网的规定,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在中国知网出版,作者本人最高仅可获得100元现金,以及400元面值的检索阅读卡作为稿酬。 

彼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因知网擅自转载自己的文章,将知网告上了法庭。最终赵德馨胜诉并获赔70万元,知网也公开发表了道歉声明。 

但令外界没想到的是,赵德馨教授在胜诉之后,其文章作品却被知网悉数下架。这意味着,虽然赵德馨获得了法律上的胜诉,但其作品却失去了在知网的传播渠道。 

面对看似荒唐的做法,知网表示会和赵德馨商定作品重新上架的事宜。但连线Insight查阅知网时发现,至今赵德馨以作者身份发表的文章在知网上无法搜索。 多项事实都在证明,知网与高校、学者存在着诸多不对等的关系。而这种以商业利益为目的的行为,已经让知识分享变了味。 

知网为什么卖这么贵?

讨论知网“天价”问题之前,必须要承认的是知网的权威性。 

成立于1996年的知网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共同发起。从正式建立起,知网就获得了全力扶持,始终被列为科技领域创新的重点项目。 

一直以来,知网是万千学子获取学术资源的网站。 

知网官方介绍,其目前在全球50多国家和地区拥有2.7万家机构用户,年下载文献总量达到20亿篇次,用户涵盖高校科研、党政企及其智库、公检法军、医药卫生、中小学与农村,其中高校用户覆盖76%的世界前500强大学。 

连线Insight在知网上看到,知网现收录中国大陆出版的期刊10320种,全文文献总量6000万余篇,其中学术期刊8439种,核心期刊1978种,收录率达到99%。 

事实证明,当学术数据出版商在市场内取得一定地位时,价格竞争机制便很难发挥作用。这也是知网越来越贵的原因。 

国内的学术网站,除了知网,还有维普、万方数据较为知名。维普官网显示,中国科技期刊数据库累计收录期刊15000余种,现刊9000余种,文献总量7000余万篇。而万方数据的官网上,并没有明确指出官方期刊数量。 

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此前表示称,2010到2016年间,知网对该校的报价涨幅高达132.86%。而和知网相比,维普、万方等数据库的价格都只是知网的零头。 

要明白的是,学术数据库提供的产品和一般商品不同,学术文献是作者研究成果的表现形式,具有唯一且不可替代性。正是因为这样,知网论文“低买高卖”“一本万利”的生意做得越来越火爆。 

举例来说,当高校停用知网一段时间后,迫于学术资源的压力,很可能又不得不继续与知网合作。 

令人失望的是,版权的一家独大却让知网在背离初衷的路上越走越远。说到底,高校接受知网无休止地涨价是基于对数据库的依赖,而这背后也指向了知网的“垄断”生意。 

今年两会期间,有委员针对知网是否涉及垄断一事提问,随后,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司回应,称正在核实研究。 

“技术让知识越来越便宜,而垄断让价格越来越昂贵。”2020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关于“知网”提案的一句话就已经引起外界深思。 

这种提案并非空穴来风。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孙晋曾向光明日报坦言,“如果学术数据库不再将版权保护作为激励创新的催化剂,而是将其当作攫取高额垄断利润的手段,恣意滥用版权实施垄断高价,破坏、妨碍并制约相关市场竞争,其滥用行为便不能逃脱《反垄断法》的审查和惩治。” 

中国青年报也曾发表评论称,“中国知网还带有极强的垄断性——它不仅是国内知名度与论文载量均排在前列的中文数据库,还被有关部门批准为我国唯一的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 究其根本,知网越卖越贵跟其强大的资源紧密相关,有资源就意味着有话语权。要明白,知网有学术资源自然是好事,但并不是其“坐地起价”“店大欺客”的理由。 

知网究竟有多赚钱?

说起知网,学术界并不陌生。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知网背后是一家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 

爱企查显示,中国知网所属公司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由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100%持股。 

正如上文所说,知网的知识付费模式下,让其吸金不少。对于知网究竟有多赚钱,其母公司财报展示得更加直观。 

同方股份年报显示,2020年全年,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11.68亿元、归母净利润1.93亿元,毛利率达53.93%。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4.96亿元,毛利率达51.30%。 

首先要明白的是,同方知网即同方股份旗下从事互联网出版与服务的业务,也就是“中国知网”(CNKI)门户网站。

从同方股份2020年年报中可以看到,同方知网是在该集团六个公司中毛利率最高的,这意味着,知网的确很赚钱。 

再将时间线拉长,连线Insight翻阅同方股份近几年财报发现,同方知网的毛利率都在50%以上。2013年,其毛利率更是达到了70.99%。对比来看,即便是盈利能力很强的苹果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的综合毛利率也仅为43.8%。

天下苦知网久矣
同方知网2013-2015年财务情况,图源同方股份2015年年报 

伴随毛利率持续居高的还有主营业务营收。财报显示,2013年-2020年近十年中,同方知网的营收从5.7亿增长到了11.68亿,翻了不止一倍。 

低成本,高收入的背后,让知网收获了学术界“一本万利”的生意。 

按照知网的规定,知网的论文每被下载一次,平台就会收取硕士论文15元/本,博士论文25元/本的费用。但对比之下,即便是价值最高的博士学位论文,原作者也只会得到100元稿费和400元检索卡。 

如此悬殊的“低买”和“高卖”的价格,自然让知网能够一年坐享十几亿的收入。

更关键的是,除了对学术期刊的低买高卖外,知网论文查重费也成为知网收入的新途径。 

2019年后,受演员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影响,国内高校毕业生论文查重工作愈发严格。 

彼时,翟天临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将学术界和演艺界的舆论推到高潮,这也让知网论文的查重生意越来越好赚。 

以论文查重价格为例,一篇近3000字的论文,知网查重价格为68元,而在维普和万方两平台查重,价格仅需9元。 

屡次提高的论文查重费让众多在校生叫苦不迭。某高校研究生向连线Insight坦言,“现在我们毕业论文查重一次就要几百块,学生真的用不起了,我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很多学生还表示,“学校不承认知网以外的查重认证,我们也没办法。”学校和知网合作后会给两次免费查重的机会,但仅两次的查重机会并不够用。 

可以看到,学术机构、论文作者与知网之间的矛盾依然会持续下去,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 

但总归要明白的是,知识是无价的,其本身的意义在于信息的传播。知网作为学术信息平台,想要以知识牟取商业暴利,不符合学术和市场要求。知网的“贪心”行为,是时候停下来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经济沸点立场,如若转载,联系原作者。 本网站优质内容同步到36氪、钛媒体、创业邦、新浪看点、新浪微博、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支付宝APP、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科技、凤凰科技、网易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新知百略网等平台。 投稿、内容合作、商务合作等,请发邮件:hemu2008@163.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