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经济沸点首页
  2. 沸点·大公司

IoT也无法助力小米的千亿市值梦

迎合资本市场讲故事。

文 | 新经济沸点 郭娟

【核心阅读】实质是一家“有互联网思维的硬件公司”,雷军为什么要把小米定义为“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这背后有估值的问题。《华尔街日报》有观点评价:如果小米把自己定义为一家智能硬件公司,参照现在联想的估值也应该在100亿美元左右;即便小米以腾讯和阿里为参照,市值最多达到500亿美元。

风光一时的小米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热点刚过,就遭遇了估值“罗生门”。

5月3日这天,雷军发了一封公开信提及: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具体而言,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对于这个界定,前半句比较准确,后半句却遭到质疑。

(一)

先来看前半句。

小米自成立伊始,便有一个为外界所熟知的头衔:互联网思维造手机。对外宣传中,这套思维有一个完整的体系,从研发、设计开始,就有用户参与互动,此前的手机厂商往往在产品推向市场后,才开始与消费者有短暂的“交集”,而且基本上是“一锤子买卖”。

小米不这么玩,他每卖出一部手机才是与用户互动的开始;在安卓基础上开发了一套MIUI,其上有小米商店,引入各种手机应用;在营销手段上,创造出饥饿营销;笼络一批种子用户,使其成为早期的米粉。

当然,仔细追究起来,这种玩法的开山鼻祖并非小米,它学习的是乔布斯,所以当年雷军也被人戏称“雷布斯”。但就是这套模式,也让许多传统企业眼前一亮,继而,一个叫做“小米模式”的词迅速蹿红大江南北,它频繁出现在媒体报道、研究机构做案例、商业书籍中。

小米的这套玩法也的确拉动了业绩。招股书显示,小米自2010年成立两年后,营收就突破10亿美元,成立第五年就达到668亿元。

传统产业在这波冲击下,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焦虑。当年,有一批“走进小米”的操作,万科、华住、甚至连海尔都曾参观、学习过小米。不知是否与此有关,2014年,张瑞敏宣布砍掉中间层,让企业直接面对用户,要做“时代的企业”,他说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二)

从小米公司的起点以及他创造出的小米模式来看,他的确不是一家单纯的硬件公司。但要把自己界定为互联网公司就遭到质疑。

从招股书的数据来看,小米的主要营收是智能手机,而非互联网服务。2017年,小米智能手机贡献805.63亿元,占总收入的70.3%;来自IOT与生活消费产品的营收为234.47亿元,占比为20.5%;来自互联服务的营收为98.86亿元,占比8.6%。

财经名博曹中铭对此评价:“结合互联网服务收入占比,以及募资的分配使用情况,个人认为小米公司离真正的互联网公司还很远。”

实质是一家“有互联网思维的硬件公司”,雷军为什么要把小米定义为“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这背后有估值的问题。众所周知,递交招股书后,市传小米这波上市的目标估值在1000亿美元,而究竟是站硬件的队,还是站互联网的队,估值大相径庭。

《华尔街日报》有观点评价:如果小米把自己定义为一家智能硬件公司,参照现在联想的估值也应该在100亿美元左右;即便小米以腾讯和阿里为参照,市值最多达到500亿美元。而彭博社亦引述消息人士称,一旦投资者检视小米提交的实际营运资料,很容易会计出合理估值为600亿至700亿美元。

所以你看,即便是有人勉强让小米站队“互联网公司”,其估值也不如起初预测的1000万美金,而是打折到600亿到700亿美元。

(三)

又即使雷军在互联网公司之前加了一长串定语: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小米IOT平台、加上互联网收入的营收占比也不到30%!

小米的IOT平台被界定为“管道式硬件”的仅仅只有小米电视、小米音箱、小米盒子这样自产的产品,其他的诸如平衡车、空气净化器、智能WIFI、充电宝、智能手环等这样的生态链智能产品,都不符合“管道式硬件”的定义。

独立分析师邹大湿对此有具体定义:当一件实体产品的价值主要表现为产品背后的互联网服务时,产品的本体,就可以在竞争中被管道化,产品因此可以被当成一个连接用户的实体管道。他举例,管道式硬件的开创者为亚马逊,“他的kindle不赚钱,电子图书赚钱,开屏广告赚钱。”而此后,亚马逊的Fire TV、Echo音箱系列都是“管道式硬件”。

依照这个标准,界定管道式硬件有两点:一是这个硬件由这家公司的生态衍生出来,二是这个产品应该连接这家公司的内容服务和AI服务。而大家所熟知的,小米自研产品只是做核心的手机、音箱、电视以及电视盒子,其他的智能硬件则是生态链产品,路由器、平衡车、空气净化器、电池、充电宝、甚至是生活服务用品这些小米生态的产品看起来数量庞大,却不是真正意义的管道式硬件。

招股书中,小米提及,在IOT及生活消费类产品上,小米的市场份额达到1.7%,领先为苹果(0.9%)、亚马逊(0.9%)、三星(0.7%)、谷歌(0.6%),“为全球第一”。对照亚马逊和苹果这两家的IOT布局,从“管道式硬件”的角度看,不得不对这个“第一”表示怀疑。

而且,即便是小米目前做得最好的智能音箱小爱同学,也有来自BAT的竞争对手,百度的小度在家,阿里的天猫精灵、以及腾讯的听听等。从市场占有率上来说,天猫精灵已经累计卖出200多万台,且无论在功能、价位还是渠道上,都与小爱同学形成强竞争关系。而从产品的升级迭代上来看,百度的小度在家则以首款带屏智能音箱的定位,率先在智能音箱的2.0市场抢跑。

此其一,其二是笔者对这个“第一”的背后给予更多忧虑:就是小米对于内容服务和AI服务的乏力。目前小米的大部分内容是与内容合作商合作,比如爱奇艺、优酷、乐视、凯叔讲故事、互联网广播等节目,如果小米的IOT只是单纯地用手机“联”起来,而背后缺少“内核”的支撑,则意义恐怕并不大。

从技术、内容再到生态来讲,BAT也都在逐渐形成自己的护城河。以百度为例,百度的智能语音系统DuerOS,已经与160家企业达成合作关系,共同推出了超过90款智能硬件。同时,DuerOS的生态合作伙伴,还都将拥有爱奇艺、百度音乐、文库等内容生态的支持。而天猫精灵则融合了天猫商城的购物功能以及声纹识别功能,你在需要购买相应的商品时只要和天猫精灵说,就可以完成查找商品、加入购物车、下单、付款等流程,十分的方便。

2016年起,雷军宣布布局人工智能,当时小米也对VR和AR有所动作,由小米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黄江吉负责,而最终这个产品不了了之,可能也是因为这“最后一根稻草”,在小米递交招股书前夕黄江吉离职。小爱的语音识别技术虽为自己研发,但也要明白,小米的基因是智能硬件,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这样的技术需要大量数据训练、丰富的算法模型等,因此,小爱最后的适用场景也仅在音箱、以及电视等产品中,而生态链上的产品,小米于2017年11月,则选择跟百度进行合作。当时的一句评论是,小米因为百度的AI技术上天,而百度因为小米的智能硬件生态而让AI技术落地。

小米成立8年,雷军创业30余年,上市将为小米和雷军迎来新的发展契机。但与此同时,作为今年最热门的科技IPO,单就估值来看,小米恐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完)

(本文作者郭娟,有新经济沸点原创首发于于2018年5月21日。)

原创文章,作者:沸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feidian.com/?p=5750

本网站优质内容同步到36氪、钛媒体、创业邦、新浪看点、新浪微博、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支付宝APP、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科技、凤凰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等平台。 投稿、内容合作、商务合作等,请发邮件:hemu2008@163.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