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经济沸点首页
  2. 沸点·创投

辅导孩子学习这件事上,陆毅、陈小春和我们一样焦虑

每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需要一个“瞪视”者。

文 | 新经济沸点 小新

作为一名小学生家长,我深切体会过“母慈子孝”与“鸡飞狗跳”的跨度,尤其是在辅导功课的时候,亲子关系经常呈现这种“分裂效果”。

当听完陆毅、陈小春明星夫妇的分享后,我感觉他们在面对孩子的课业时,呈现的焦虑与大多数家长无异。

陆毅的大女儿贝儿是一名六年级学生:“我看她的数学题,跟我们小时候学的、老师教的方法完全不一样,我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应对”。

陈小春的太太应采儿面对7岁的Jasper也比较头疼,“我们平时的精力还在拍戏挣钱,辅导Jasper是硬着头皮上,因为不去干预好像又不尽责,所以就只能干预,当然现在想起来有些方式还是不恰当的。”

以上“吐槽”,不得不让人感叹:面对育儿这个问题,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明星们也被迫降落“凡间”。

针对这一常见的亲子关系中的矛盾,教育专家熊丙奇建议:专业的事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家长不懂教育学、不懂心理学,辅导几次功课就感觉奔溃,那为什么一个老师每天面对几十个学生还那么淡定?”

他认为,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同等重要,也各有侧重,“家庭教育是做人教育、规则教育、生存教育、独立性和责任心的教育,而学科知识教育应交给机构、学校来做比较合适。”

辅导孩子学习这件事上,陆毅、陈小春和我们一样焦虑
明星陆毅,同时也是一名父亲

12月2日,以上两对明星夫妇签约了精锐高端辅导的“VIP升学辅导课程”,这是一家做一对一辅导已经十三年的教培机构,据悉,2020年上海的中、高考状元在课外辅导上都选择了“精锐高端”。

精锐的创始人张熙介绍,我们国家中考公立学校的平均升学率为50%,而经过精锐辅导后,中考全国升学率提升至95.1%,高考本科升学率也能达到91.3%。

张熙本人也是个学霸,当年以高考状元身份顺利进入北大,工作后仅用三个月,又考回哈佛。

“我经历了东西方两个最有名学府的学习,最大的感触是东方严谨的逻辑思维,跟西方自由发散思维各有各的优势,可以做一个有机的结合。”

大概是因为这段经历,才让他创办的精锐高端倡导用“三位一体”的方式辅导孩子功课,这里面的关键首先是针对性,对不同的孩子采取不同的方案,以提升孩子的“学习力”:学习动力—兴趣、学习能力—方法、学习毅力—习惯为最终目的辅导。

这极大地区别于国内的一些教育机构的教学模式——通过重复刷题来提升成绩,不仅伤害了学习兴趣,而且还让他们觉得学习是一种很累、很苦的事。

张熙创办精锐高端辅导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让中国的孩子们,能找到方法,快乐学习。而精锐高端为什么又会选择1对1 这种方式呢?

“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来说,跟对人很重要”,张熙回忆,自己小时候也是个调皮的孩子,痴迷于武侠小说,而且一度迷恋炼成“金钟铁布衫”而让母亲无计可施,这时,他幸运地遇到一位老师的引导,才重新以学习为主业。

“1对1教育”也可以理解为孔子“因材施教”教育方式的回归,北京大学的丁延庆教授认为,因材施教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不同的受教育者应该设定不同的教学目标;二是同一个教学目标下,不同学生有不同的教育方法。

丁教授透露,在他供职的北大教育学院曾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每一个任课教师在课堂以外,要给每个学生有2小时课下单独互动的时间。”他说,这两小时非常宝贵,能够了解一个孩子的特质、每个孩子的学业基础、学业进度,好给予他们合理的建议。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每个孩子都需要一个“gazing”即“瞪视”者,“衡量一个教师有多优秀,其实就可以看他在多大程度上能成为这样一个不在场的‘盯着’和‘陪着’的人。”

他认为,我们的教育目前正处于“摩登时代”,用以工业化的思维办教育,教育由作坊工艺变成了生产线、流水线。

对此,哈佛教育学院教授保罗·雷维尔(PaulReville)也表达了同样看法,“现在的班课模式还和100年前一样,而今天的时代变化了,我们不能按照一个平均标准教育所有人。我们需要教育系统必须诊断出学生的需求,给出针对性解决的诊断方案满足学生在校内和校外的需求。

精锐高端1对1选择的“瞪视”者们,又叫“优师团队”,据介绍,每个教师的筛选和培训,都在一个叫做“北大哈佛教授设计1对1名师能力模型测评系统”里,按12个维度精准划分和筛选出来。

陆毅的太太鲍蕾评价,“精锐是我接触到的最专业的高端的1对1的辅导品牌,这里的教师很专业,他们经过因材施教的培训,懂心理学,还有学习力,总之把孩子放在这边我很放心。”

辅导孩子学习这件事上,陆毅、陈小春和我们一样焦虑
精锐高端1对1的教学方法论

第三方机构Frost & Sullivan(沙利文)数据显示,中国高端的K12课后辅导的行业增速快于整体的K12行业增速, 是一个黄金赛道,“如果以整个行业营收来计算,过去几年,整个中国K12课后辅导领域的增速达到14%”。

按照沙利文的观点,从分类来看,中国的K12课后辅导分为大班、小班和一对一的三大类服务;从定价的角度,又分为非高端和高端两种,根据沙利文的调研和分析,在客单价高于、等于120元每小时的小班课和高于、等于200元的1对1辅导,这样的服务就可以定义为“高端K12课后辅导”。

“过去几年,高端K12增速达到15%”,沙利文合伙人、董事总经理贾庞分析,“根据我们的测算,以2019年来看,2019-2024年看整个中国K12辅导行业的规模仍将超过14%。”

此外,根据沙利文的数据,从2016-2019年,精锐高端的市场份额从2%增长到2.6%,他说,因为整个中国的高端K12课后辅导行业的竞争集中度非常分散,“这样的一个市场份额非常好地佐证了精锐在这个市场当中的领先地位。”

辅导孩子学习这件事上,陆毅、陈小春和我们一样焦虑

(本文由新经济沸点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您还可以从如下渠道阅读此文:

原创文章,作者:沸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feidian.com/?p=4679

本网站优质内容同步到36氪、钛媒体、创业邦、新浪看点、新浪微博、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支付宝APP、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科技、凤凰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等平台。 投稿、内容合作、商务合作等,请发邮件:hemu2008@163.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