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经济沸点首页
  2. 沸点·大公司

赛博时代的眼科医生

赛博时代,知识的鸿沟越来越小。

文 | 新经济沸点 郭娟

见到北京同仁医院乔春艳大夫时,她正在实验室里演示白内障手术。

一台显微镜式的设备,桌面底下盛放“模拟的患者”,它的“眼球”(动物眼)被安排在镜头下面。乔大夫先从眼球两端切了2毫米小口,她此举是想取出“患者”眼里浑浊的玻璃体,然后迅速替换。

整个过程持续时间不长,乔春艳的脚也配合着手的动作踩着脚踏板,虽然看起来这是一台坐着完成的手术,然而却需要四肢与眼的高度协调,就好比弹双排琴,“一个人等于一个乐队”,或者等同于开车的状态。

这看似简洁的协调,背后历经了数万次手术的锤炼,因为一台手术需要零差错的完美呈现

乔大夫透露,她到这里来的头天刚在医院里完成19台手术,而这还不是最忙的时候,因为有些白内障患者,抱着等晶体“熟了才来”的想法,到乔大夫这里已经成为疑难杂症,“我是医院的‘破烂王’”,她笑了笑。

赛博时代的眼科医生
AEC一角

这是一个冬日的上午,在北京爱尔康中国体验中心(Alcon Experience Center,AEC)发生的一幕。

王慧是爱尔康中国的CEO,她说眼健康是一个全健康的生命周期,从小孩到青壮年,再到老年,都有眼科疾患的可能,但这其中却存在着医生储备短缺患者教育两方面的矛盾。

稀缺的眼科医生

乔春艳大夫的硕士和博士都在北京同仁医院完成,光眼科这个学科,在同仁医院就有13个细分领域,乔大夫主攻青光眼和白内障,她也是目前我国4.48万个眼科医生中的一员。

这一数据来自今年6月5日发布的《爱眼白皮书》,2003年的时候,全国眼科医生的人数仅为1.8万,现在以4.48万来计算,“差不多每5万人中,有1.6个眼科医生服务大家”,乔春艳分析,“这还不包括我们国家幅员辽阔,发展的不平衡,在更边远的地区,5万人中,可能0.6个眼科医生都不见得有。”

与眼科医生稀缺相比的还有个数据,就是全国能给大家配眼镜的验光师不到6000个,而最新数据显示,我国的近视率达到58%,大学生群体近视在80%以上。

由于眼科医生的稀缺,也导致我们国家的白内障手术CSR低于美国,甚至赶不上印度。

所谓CSR就是“每百万人口的白内障手术率”,在我国,2020年的数据是3000,“我们已经很兴奋了,十年前,我们的CRS不到300”,而在美国,CSR是8000,印度为5000。

医学是门严谨的学科,培养过程比较漫长。在北上广的医院,眼科医生的配备都是硕士、博士以上的学历,但历时七八年的医学院毕业后,也只能算“半成品”,还有一段“住院医生的规范培训”。

据了解,这一制度的颁布,始于1993年,当年,卫生部印发《关于实施临床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试行办法的通知》,为医学生毕业后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是以临床实践、专业必修课、公共必修课专业课为培训的主要内容。

医生是一个继续教育的职业,同时也是终身教育的职业,乔春艳大夫在“住院医规培”阶段,接触到了爱尔康的PD项目,虽然它在当时只是乔大夫对于白内障手术的补充学习,却对她此后的职业生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在这个项目中,实验了300只猪眼”,乔大夫回忆。在这个过程中,一台白内障手术的所有流程,与手术操作机的配合,手下的感觉、脚踏的流程,都要掌握到位,才可能上手人眼手术。乔春艳说,“年轻医生一定要反复训练,直至完美,百闻不如一见,百见不如一练。”

赛博时代的眼科医生
乔春艳大夫

据了解,爱尔康PD项目是专门针对做白内障手术医生的培训项目,从2008年就在中国启动,它事先需要申请,且名额有限,是一种“理论加动物”的实验,对于初学者非常有益。

一位2013年7月份参与该项目的海医生告诉新经济沸点,他在这个项目里完成了50例猪眼的训练,整个过程都有PD专员的陪同,“给你指出不当的地方和改进方法,他们很敬业,虽然不能上台帮你,但理论绝对是一流。”

“培训过程用到爱尔康的超乳机,待培训医生最好有小切口的基础,能在短期内掌握爱尔康的超乳机。”海医生说,他从这个实验出来后,仅在2014年和2015年两年,就给就职医院做了上千例白内障手术,“这些手术让我成为当地老百姓眼中的好医生,也算站稳了。”

据了解,爱尔康超声乳化仪白内障诊疗设备,是目前世界较先进且安全的超声乳化仪,“爱尔康是以创新驱动原研的产品,背后很多都是科学,在仪器的背后,有很多增值服务。至今,爱尔康通过PD项目,培训出1千多名白内障超乳医生,这个让我们非常骄傲,因为现在,全国能做白内障手术的大夫大概有3000多个。”王慧告诉新经济沸点。

患教遇到互联网

成立于1945年的爱尔康,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在全球眼科医疗器械领域,其在白内障、屈光不正、眼底病、青光眼和干眼等方面拥有丰富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主要业务包括眼科手术产品、视力保健产品和干眼药品三大板块。

2019年4月自诺华分拆后,爱尔康在瑞士证券交易所(SIX)和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独立上市。中国眼科市场潜力巨大,据Market Scope预测,这个市场将以11.3%的复合年利率增长到45亿美元。

王慧服务爱尔康中国超过十五年以上,今年的疫情猝不及防,幸运的是,爱尔康中国在1月便在北京落成了“爱尔康体验学院”(Alcon Experience Academy,AEA),这也是全球第七家AEA,是除美国之外最大的中心,也足见爱尔康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AEA定位于“专业教育”,它分为线上和线下两部分,目前在线注册人数已达43983人,登录后,可以看到全球顶级的医学课程,手术演示、手术讲解等内容,线下则是爱尔康医疗设备的展示,以及承接像乔春艳医生之前参与过的培训。

“医疗器械是个需要培训的行业,我们做了包括在医院内代教等全方位、一体化的培训。”王慧总结。

AEA的培训医生刘卓天介绍,“爱尔康在进入中国的20多年里,是伴随整个中国眼科专家共同成长的过程。通过产品,跟全国医生在紧密合作,完成医生教育,同时,由眼科专家反馈给他们产品的使用心得和建议,又能帮助爱尔康更好地改善业务流程和产品设计。”

由于医学具有较高的门槛,一方面是全球顶尖技术的日新月异,通过AEA线上,国内医生得以眺望前沿技术,另一方面是中国前沿医疗技术的全球传播,都可通过AEA在线上完成。

而在日常生活中,更多大量的眼科医疗知识需要普及,这又是一个更大范围的C端传播。

乔春艳大夫介绍,目前北京同仁堂医院的很多患者教育,由护士去完成,因为医生每天面对大量相同的提问,需要一遍遍去重复,有时忙起来无暇顾及。

对于患者的教育,很多事情出乎她的意料,她说,之前一直觉得青少年近视眼的保护,主要关注这两点:重视用眼卫生,注意户外运动,她原本认为这是常识,但正是身边的越来越多的硕士博士朋友不断地发问,她才开公号写了一篇科普文,传播量竟然达到3万多。

“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知道家长的心里在想什么,也了解孩子在用眼过程中最常出现的问题是什么”,她这样复盘这篇传播甚广的科普文。

而在疫情期间,户外运动减少,青少年对着小屏幕的时长从每日1小时增加到5小时,对着大屏幕从4个小时增加到8个小时,除了近视外,干眼症患者忽然多了起来。

赛博时代的眼科医生
爱尔康中国CEO王慧和好大夫在线CEO王航

对于多数人而言,这是一种新型病症,存在认知上的空白,“很多人对这个变化不是太了解,他只是觉得,眼睛不舒服了,就去网上查资料”,好大夫在线的CEO王航介绍,“有人就选了某些网红眼药水,或者被误导用了其他产品,导致眼疾越来越严重。”

干眼症是这个时代的突发症状,需要正确的信息去引导,这个正确信息的提供者,最有资格的当属医生,然而,医生工作的场景不适应这种大规模普及的准确信息传播,“他们在诊室里最重要的是诊疗、给出方案,没有时间给每个患者仔细解释一遍”,王航说道。

互联网是一个向大众人群去传递科普知识最便捷的通道”,王航总结,在怎么准确地给到潜在的患者眼科知识这件事上,好大夫和爱尔康进行了合作,将眼科的知识结构树完善到好大夫在线上,便于患者在好大夫平台上搜索到正确的信息。

同时,还有跟多的义诊和在线筛选工作,在这个平台上完成。

例如疫情期间,好大夫在线也针对某些热点问题发起直播,“医生的直播更像是传播知识,才开始没多久,就有很多用户在线提问,这更像是一种在线义诊的方式。”

在采访中,乔春艳大夫也谈到一个现象,就是白内障患者都会有一种错误的观念:“等熟了再做手术”,在这个问题上,她建议“合适的时机比熟了做更好”,北京同仁医院有两个院区,一个在崇文区,另一个在亦庄,乔春艳说,在亦庄医院遇到的患者都是“成熟期”,而崇文区就好很多。

“更别说全国还有很多医疗条件不太好的边远地区,这些都需要互联网去宣讲,做正确的患者教育,尽早来医院做手术。”

毕竟我们正在经历一个赛博(cyber)时代,互联网的革命就是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加快信息传递,填平知识鸿沟,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平。

(本文由新经济沸点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您还可以从如下渠道阅读此文:

原创文章,作者:沸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feidian.com/?p=4694

本网站优质内容同步到36氪、钛媒体、创业邦、新浪看点、新浪微博、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支付宝APP、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科技、凤凰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等平台。 投稿、内容合作、商务合作等,请发邮件:hemu2008@163.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