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经济沸点首页
  2. 沸点·深度

有了这款“神器”,你还用找女朋友吗?

娃界“小米”。

文 | 新经济沸点 天骄

近日,四大统计机构分别发布报告显示,小米手机全球市场份额17%,排名第二。中国的智能手机这一仗,小米以“极致性价比”为开局,战斗到今天。

在回忆小米手机起步的2011年8月时,春水堂的创始人、CEO蔺德刚总结,那是一个做智能手机的“最佳时间窗口”,彼时,大众消费智能手机像买奢侈品一般,低端智能手机市场则是“山寨机”横行。

小米当时打出“极致性价比”策略,则是“用低端的价格买到高端的智能机质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招把山寨机彻底清理出历史舞台,而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因为有了小米们的存在,也出现“橄榄型”的健康市场结构。

1

蔺德刚之所以要在2021年的今天重提这一“市场策略”,是因为春水堂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尝试一个细分类目——硅胶娃娃

他认为,实体娃娃今天的市场状况,与智能手机起步阶段很像,一端是近乎奢侈品的高端消费,另一端则是“山寨娃娃”横行,而业界急需一个“娃界的小米”。

这里补充一个知识点,成人用品市场里,情趣娃娃有“充气”和“实体”之分,这是这个领域把部分器官人形化后,再把人体“人形化”的举措,充气娃娃在仿真上差距甚远,而实体娃娃因材质不同,又分为“TPE娃娃”和“硅胶娃娃”。

在蔺德刚的描述中,“TPE娃娃”更像智能手机起步时代的山寨机,“硅胶娃娃”因为价格高昂,存在着“有钱人不需要,没钱人买不起”的尴尬,春水堂从2017年起就在研究硅胶娃娃市场,它想做的是“娃界的小米”,就是要将这种奢侈品类型的消费,变成大众消费品,同时还能保证质量。

显然,春水堂涉足“硅胶娃娃”的市场策略参照了小米手机。

2015年是“实体娃娃”产业的起步元年,国内有企业将TPE材质用于实体娃娃的制作,大大降低了实体娃娃的制作成本,售价也从2~3万压到3~4千,与此同时,这个领域在对外宣传上,都把TPE娃娃混称为“硅胶娃娃”。

蔺德刚介绍,目前的实体娃娃产业里,有98%都是TPE娃娃,硅胶娃娃的占比很小。

TPE全称“Thermoplastic Elastomer”,是一种热塑性弹性体材料,具有高强度,高回弹性,可注塑加工的特征,应用范围广泛。在成人用品产业,之前也有TPE材质的成人玩具。

实体娃娃中应用到的TPE,主要组分是SEBS、白油(或石蜡油),另外添加一些爽滑助剂,香精等,而TPE娃娃散发出不好闻的气味,是由于白油和香精成分所致,由于有白油的存在,致使TPE娃娃放时间久了就会“流油”,这些“工业原料”在长期使用的过程中,有没有毒性,目前都没有权威机构给出答案。

实体娃娃产业中的“硅胶娃娃”则避免了以上问题,因为硅胶的安全性可制作奶瓶、奶嘴等婴儿用品,另外,硅胶材质的娃娃,可以进行植发、植眉等,让娃娃的外形看起来更为逼真,但是硅胶的特点是价格昂贵。

有了这款“神器”,你还用找女朋友吗?

日本是硅胶娃娃制作技术比较成熟的国家,一款普通商品售价也在2到3万元人民币。既然春水堂要做“娃界的小米”,售价首先得降下来,材质和制作工艺的质量还不能低于2万的,通过查询,春水堂的身高在1.45米、基础款硅胶娃娃售价在2999元,这是如何做到的?

2

其实在去年10月,春水堂的硅胶娃娃就已经在国内面市,其主流用户为20到40岁的男性,有40%是买来做性工具的,40%则是情感陪伴,20%为手办。

蔺德刚介绍,目前春水堂已经在东莞专门建厂,大概在8000平方尺,为“全球到目前为止面积最大的硅胶娃娃生产工厂”,工厂的生产把硅胶娃娃从过去高级裁缝式的生产,转变工业化的生产,将硅胶娃娃生产的22道工序分9个车间,每个车间工人就负责一到两个工序。

这么做的好处是,裁缝式的生产,培养出一个成熟的“裁缝”,最起码得半年以上,人工费用还很高,流水线式的生产,工人关注其中一两道工序,能在短时间内上手,并且时间长了,会更专精于自己的那道工序。

另外,春水堂学习了无印良品的SPA模式,从研发到制造到零售一体化,“降低了制造成本的同时,也降低了渠道成本。”

硅胶娃娃的用途除了情趣用品市场,还有破圈的无限可能。

有了这款“神器”,你还用找女朋友吗?

在情趣用品市场,根据此前京东调研报告 ,2020 年国内硅胶娃娃销量约为 60 万个,平均每月卖出 5 万个,全球大约 200 万个左右。而2015年起步阶段,硅胶娃娃年度售出15万个。

2021年的今天,Z世代成为消费主力,这个群体的特点式宅、孤独,为了抚慰孤独,养宠物是一种方式,也有人和硅胶娃娃培养起感情。蔺德刚介绍,平台上也有一些用户,不知如何交女朋友,于是,将硅胶娃娃的手办功能发挥到极致,例如,给它们买衣服、化妆、学习照顾它们。

这些都是过程,虚拟关系也会在一天变成实体关系,毕竟现在现实关系都在被虚拟化,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硅胶娃娃最有可能出圈的另一个是“单身大爷”群体。这里有条参照线,在日本,玩硅胶娃娃的群体年龄偏大,而中国目前聚焦在20到40岁之间,但“单身大爷”群体的孤独和情感陪伴还是存在的。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60岁及以上艾滋病感染者每天报告超过100例,占了所有新感染者的25%。其中,老年男性感染者上增加28700例,与2010年相比,发病率上升了500%。

这是个隐秘的社会问题,也需要重视。

(本文由新经济沸点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沸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feidian.com/?p=6744

本网站优质内容同步到36氪、钛媒体、创业邦、新浪看点、新浪微博、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支付宝APP、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科技、凤凰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新知百略网等平台。 投稿、内容合作、商务合作等,请发邮件:hemu2008@163.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