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经济沸点首页
  2. 新经济·深度

风靡全球的《第二人生》为什么失败

六点原因。

文|全球风口

今天人人都在喊”元宇宙”Metaverse概念,都在畅想一个所有人在里面社交和生活的一个虚拟世界,人们在里面结交朋友,参与不同的圈子和团体,享受自己的另外一个人生。

其实,在14年前,号称万亿美元市值的”元宇宙”概念就出现了,而且在当时风靡全球。

它就是虚拟游戏平台《第二人生》(the second life),于2003年上线。

《第二人生》当时火爆到什么程度?

在《第二人生》顶峰时期,全球范围的数据中心运营了总计25万台计算机,玩家们创造了1亿件以上的虚拟物品,游戏平台聚集了数百万用户。

人们争先恐后的涌入这个虚拟世界。2006年,平台上有100万注册用户。仅过了一年时间,2007年平台上有500万名注册用户。

根据《第二人生》母公司Linden Lab的回顾,全世界的用户们在游戏里度过了50万年的时间。

顶峰时期,名人、著名品牌也纷纷捧场:

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兼弗吉尼亚州州长Mark Warner在虚拟市政厅做了一个自己的虚拟化身;

健身品牌锐步、IT品牌戴尔和IBM这样的大商家也在这个世界建设自己的虚拟商店,尝试新的营销模式;

德籍华裔女子Anshe Chung(网名)在“第二人生”游戏中炒卖虚拟地皮,赚取逾百万美元,并因此登上《商业周刊》封面。

《滚石》杂志(Rolling Stone)将《第二人生》称之为“网络的未来”,而卫报则预言“今天是第二人生,明天它就是全世界”。(Today Second Life, tomorrow the world)

在2007年的时候,《第二人生》创始人菲利普·罗斯代尔 (Philip Rosedale)就说了一个大胆的宣言:“3D的社交网络世界将很快成为主流,所有人都会有一个虚拟人形象”。

然而,任何游戏都有其生命周期,《第二人生》也迎来了它的暮年。2007年是它的巅峰,也是走向下坡路的开始。如今大品牌搭建的虚拟空间无人问津,成为一个个空荡荡的”鬼城”,品牌商们都放弃了运营。

2021年,“元宇宙”概念席卷全球。或许是因为早就尝试过打造虚拟世界游戏《第二人生》的经历,今天53岁的罗斯代尔显得更冷静一些,已经不再有当初那样的锋芒和激情。

不过正是他的这些经历,能够给今天的元宇宙概念带来一个更客观和理性的视角,或许能帮助我们看到别人发现不了的问题。

11月26日,罗斯代尔在接受《时代》杂志的采访中,总结了《第二人生》带来的六个经验教训。

  1. 人们没有必须留在虚拟世界的理由。

《第二人生》曾经备受质疑的一点就是,因为没有游戏规则或玩法(比如升级用的积分),没有赢家或输家,游戏玩家的黏性并不强,很多用户在里面感觉无所事事。

当初罗斯代尔坚持不给《第二人生》设计规则,让玩家们在里面自由生长。但是这一次罗斯代尔提到:

“要让数以万计的人持久地在虚拟世界里发挥创造力、贡献创意,要么平台就需要提供一个工具包,让人们能够通过很低的门槛来构建东西。

未来,一个Metaverse平台要想成功,这是必不可少的要素。”

  1. 人们会在虚拟物品上消费金钱,但很少创作者可以真正以此谋生。

在《第二人生》游戏推出的10年间,用户为游戏内付费消费了32亿美元。虽然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很少有人真的是全职在里面为虚拟世界创造物品。

游戏平台的特点跟视频平台类似,实际上只有很小一部分人能够赚到钱,大多数人只是消费者。由于无法形成稳定的经济系统,整个商业模式也很难持续。

  1. 技术挑战仍然是元宇宙普及的巨大障碍。

2017年,《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统计,《第二人生》的第一批玩家中,有20%到30%再也没有回到这个游戏平台上。因为这个游戏的学习成本很高,用户的交互界面复杂,需要玩一段时间才能掌握。游戏公司也没有在智能手机时代推出手游版本。

今天的元宇宙平台依然面临这样的挑战,罗斯代尔提到几点:

  • 比如VR头显携带并不方便,很多用户买回来新鲜了两个月就成了摆设;
  • 大型的多人在线平台还不完善,超过100人就需要对算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 用户的虚拟人形象还比较初级,还没有达到表情丰富、自然交流的地步。
  1. 虚拟世界对某些人群来说依然难以接受。

疫情导致很多人在家远程办公,因此很多公司在鼓吹人们未来会把大部分生活都转移到线上。

然而罗斯代尔认为,让所有群体把大多数时间投入到虚拟世界是很难的,因为总有一部分人群反对在虚拟世界里社交和工作,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观念转变的过程。

  1. 身份识别很难,规则制定也一样不好做。

《第二人生》曾经遇到的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出现了很多违反道德的现象:对未成年人不健康的内容、洗钱以及侵犯版权等等。

至今还缺少一个合规的审核机制,让全球的用户在虚拟世界里共存,让这个系统正常运转起来。而今天的互联网也没有一个强有力的身份识别管理系统,有的人觉得有了虚拟化身就不需要承担责任,所以很多人会通过冒充身份的方式,进行违反道德甚至法律的活动。

  1. Metaverse不一定要无处不在,实际上也不该如此。

当被问到为什么《第二人生》没有成功的时候,罗斯代尔认为人们不一定需要一个在里面共同生活的虚拟世界,而是把这个虚拟世界作为一个创造力工具。

罗斯代尔认为,在一个逼真的虚拟环境中发挥创造力是一个很强大的功能,这也是当初很多人来到《第二人生》的原因。未来人类终将实现Metaverse的美好愿景,但是实现之路会非常漫长,今天所面临的困难也是不容忽视的。

(本文原创首发自公号全球风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经济沸点立场,如若转载,联系原作者。 本网站优质内容同步到36氪、钛媒体、创业邦、新浪看点、新浪微博、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支付宝APP、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科技、凤凰科技、网易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新知百略网等平台。 投稿、内容合作、商务合作等,请发邮件:hemu2008@163.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