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经济沸点首页
  2. 沸点·创投

消失的电子词典

从人手一部到无人问津。

文 | 黑板洞察 王玮

近日,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法定代表人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此举意味着,历经30余载的老牌电子教育产品制造商宣告彻底倒下了。据悉,小霸王涵盖众多业务,涉及学习机、游戏机、电子词典等多个领域。

唏嘘巨人倒下的同时,我们察觉到,小霸王所涉及的电子词典领域,发展也陷入了绝境。作为曾经几乎人手一部的学习工具,从网上搜索发现,其在购物平台上销量低的可怜,甚至许多都以二手的形式低价倒卖。

经过岁月洗礼,风靡一时的电子词典如今有些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辉煌的前世

最早的电子词典时代发端于到 20 世纪 60 年代。

1963 年出版的《韦氏新大学词典》(第七版),其内容呈现形式首次从传统的纸质文本形式转变为电子文本形式,这也看作是早期电子词典的雏形。1985年,世界上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电子词典问世,实现了词典内容电子化、检索自动化。

在电子词典的研发之路上,日本起步较早,依靠自身得天独厚的技术优势处于领先地位。

1986年,日本专门成立了电子词典研究所(EDR),目的就是攻克电子词典研制中的难题,研制能够用计算机处理和理解自然语言的大规模语言数据库,最终生产系列电子词典。

在此后的9年间,参与该项目的共有41所日本大学和研究组织、17家日本公司以及7所海外大学,并于1995年成功开发出第一套体系完备的电子词典。

该电子词典包括主词典(约30万个单词)和概念词典(约40万个概念)两大部分。主词典的作用是描述单词的语法语义特征,以供计算机理解句子结构之用;概念词典的作用就相当于一部百科全书,目的是使计算机能够理解主词典中所描述的单词的概念。

除此之外,这部电子词典还包括搭配词典和对译词典两种词库。搭配词典分为日语搭配词典和英语搭配词典,主要记录单词的搭配和同现信息;对译词典分为日英对译词典和英日对译词典,起到翻译的作用。

日本对电子词典的研发,为其它国家提供良好的范本,我国电子词典也在此时开始起步。

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出台一系列对外开放政策。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是对外沟通中的必要工具,国家也大力支持人们学习英语,推动英语学习的普及。彼时,全国上下掀起一波“外语热”。由于传统纸质词典在重量、保存性、内容丰富度等方面的先天劣势,我国电子词典的研发也被提上日程。

就此背景下,大约在80年代末至90代初,我国出现了最早的电子词典。不过其只有非常简单的查词以及计算器功能,键盘和屏幕也设计在一起,显示屏非常小,并且只能实现简单的译文,词库内容也不可更新升级。

但研发的一小步,却是市场的一大步。越来越多企业意识到电子词典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大蛋糕”,大量资金开始涌入,市场规模迅速扩大。

2000年,诺亚舟推出国内第一款在发音技术上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子词典NH2000,标志着我国电子词典在自主研发上更进一步;2001年,老牌音像制造企业步步高宣布进军电子词典市场,并于同年推出相应产品;2003年,名人携手牛津拓展电子词典市场,先后推出名人牛津双解、名人牛津精英等系列产品。

此外,像文曲星、快译通、好记星等企业也迅速加入,力图分羹。

消失的电子词典

一时间,电子词典市场企业林立,竞争异常激烈。为了更好的细分市场,各个厂商对自身定位也有所不同,市面上电子词典的定价也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诺亚舟、文曲星两家品牌产品定价虽高,但凭借自身积累的品牌口碑优势占据第一梯队。步步高、好记星、名人等品牌也通过高性能、高性价比的电子词典位于第二梯队。而其他的中小品牌则瓜分剩余的市场份额。

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电子词典的内容功能以及设计理念也在不断创新和完善。内容上,众多品牌不惜重金引进牛津、韦氏、朗文的版权,丰富提高词典内容以及权威性。名人首创的“汉风”操作系统,使得电子词典系统实现了开放化。在设计上,电子词典的屏幕和键盘也像笔记本电脑一样分开布局,往小型化、轻量化发展。

受市场“价格战”等因素影响,电子词典普及度越来越广。这一时期,电子词典不再是有钱人的专属,逐渐成为学生日常学习的必备品。

据统计,2004年,电子词典全年的产量达到近1000万台,市场一路飚升,广告铺天盖地,销售状况火爆。当时更是有学者推算,我国未来的电子词典市场规模约有1200亿之多,可谓一时风光无限。

落寞的今生

但不知何时,电子词典似乎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中。查词翻译已习惯性的打开百度、有道,学习英语也情愿借助手机、平板中的各类APP。电子词典似乎不再是我们的首选,它好似与时代脱节一般,名字听起来是如此的陌生。

盛极而衰,2004年以后,我国电子词典行业加速洗牌,许多中小企业纷纷退场,传统的电子词典逐渐开始走下坡路。

2004年末,大部分厂商都停止研发新品;2005年,电子词典行业又整体下滑一半以上,只剩下快译通、好记星、文曲星、诺亚舟等头部品牌;而2005 年之后,国内市场上几乎只剩下日本品牌卡西欧一枝独秀;时至今日,即使卡西欧的电子词典,在国内的销售情况,与其巅峰时期也不能相提并论。

消失的电子词典
卡西欧电子词典

这种情况并非中国独有,电子词典发展更好的日本同样如此。

据日本商务机械与情报系统产业协会对卡西欧、佳能、西铁城、夏普、精工和索尼等主要电子词典生产企业自报的统计显示:2007年以后,日本电子词典出货量出现下降迹象,且趋势愈发明显。据互联网公开的资料显示,出货量由2009年的231万台减为2011年的200万台,2012年下降到182万台后,2013年继续大幅下降为158万台。截至2014年上半年,日本电子词典出货量仅为100万台,与2013年同期相比减少3.9%。

消失的电子词典

由此可见,电子词典市场热潮在这一时期确实开始降温。面对市场的疲软,许多企业纷纷选择拓宽产品线,研发更加符合学习场景的MP5、学习机、查词笔等产品,有的企业甚至直接退场,转战其他业务。

2010年底,文曲星与北京华旗随身数码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推出带有文曲星英语学习功能的月光宝盒“MP5 PM5956”,尝试变革电子词典发展的传统道路;好记星、步步高等品牌开始主打智能学习机等功能更加丰富的产品,满足用户更多的学习场景。

曾经的龙头企业诺亚舟,更是忍痛割爱,于2011年6月剥离了传统电子教育产品业务,转而专注于学前教育,从电子制造业转型为教育培训机构。

谁“杀死”了电子词典?

那么,电子词典真的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了吗?从目前市场分布看,可以肯定的是,属于硬件类即上文所讲的传统电子词典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随着科技不断地发展以及用户需求的日益多元,硬件类电子词典的使用场景已经被严重挤压。智能手机、平板等便携设备的兴起,很大程度上替代了硬件电子词典。硬件电子词典即使做得再小,也还是没有集成到其他设备中那样便携。

尤其是对于大部分需求并不是特别强的人来说,简单的在线词典或者搜索引擎就可以满足需求。有专业方面需求的,也可通过智能手机或其他便携设备下载或购买相应的APP来实现,并且随着软件技术的成熟,用户可以获得超越硬件电子词典的使用体验。

此外,硬件型电子词典的拓展性比较差,产品更新迭代慢且成本较高。类似词库捆绑型的软件类电子词典,只能查询内置的几部词典(少数机型可以通过破解等方法增加特定的词库,但也非常有限),而且词库一旦设定在硬件中,几乎就不会升级换代。如果查询超出收词范围的词条,只能用其他设备查询搜索引擎或网络词典,使用起来很不方便。

智能手机、平板、学习机等新型平台载体的出现,如一记重拳打在了传统电子词典身上。与电子词典相比,这些平台本身具有更加强大且丰富的功能,学习场景覆盖更深、更全面。此外,基于平台属性,在线词典等学习类APP得以推广使用,进一步压缩了传统电子词典的生存空间。

上述这些平台或APP,更像是压死传统电子词典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实,它的“死亡”早见端倪。电子词典自身在发展中,有些问题一直未得到很好的解决。

本末倒置的发展理念,以单词量为噱头,一味的追求数量而忽视了教学辅导的质量,最终沦为冰冷的单词机器。并且系统中鲜有配套的课程教材,无法深入学校课程体系,与学生的学习习惯严重脱节。

市场相对混乱,秩序建立也不够完善。当时看似繁荣的市场,其实是众多“企业”涌入,贪图暴利、挣快钱造成的“虚胖”。许多企业抱着短期牟利的心态,往往只是砸钱生产,对研发环节丝毫不感兴趣。长此已久,对电子词典行业的发展起不到任何推动作用,反而生产出粗制滥造的劣质产品,加速其衰退速度。

总的来看,电子词典的“死”是内外力交错导致的,是自身慢性死亡加之外界致命一击的共同结果。

总之,电子词典作为特定时代的产物,是一段历史时期的见证。尽管属于它的浪潮已经退却,但掀起的波澜还在回荡。它提供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查词翻译功能,还承载着一批批学子们特殊的复杂回忆。我们每个人在学习中都有自己的“电子词典”,那么在你的学习生涯中,属于你的“电子词典”是什么呢?

消失的电子词典

(本文作者王玮,文章首发公号黑板洞察,新经济沸点经授权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经济沸点立场,如若转载,联系原作者。 本网站优质内容同步到钛媒体、创业邦、创业家&i黑马、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天极网、搜狐科技、凤凰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等平台。 投稿、内容合作、商务合作等,请发邮件:hemu2008@163.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